No Picture

光层下的藏身者

2019-06-18 博物心 0
▲透明的银色鱼群。羽鳃鲐几乎是完全透明的,在红海十分多见,它们以滤食海水表面的微小浮游生物为生。反光的银色鳞片和两侧的条纹模糊了它们身体的轮廓。几千条羽鳃鲐聚在一起,以群体数量来保证自身安全。

(更多…)

No Picture

“权力的游戏”龙母的真正死因(二)效忠的不忠团队

2019-06-14 博物心 0

在中世纪的背景下,层层分封的权力结构,决定了领导者的嫡系部队必然很少,正如“我附庸的附庸不是我的附庸”所言,一个王或者一个大领主实际能够真正领导的武装力量很少。但反观龙母却不存在这个问题,无论是多斯拉克骑兵还是无垢者,他们都是龙母最忠实的追随者。在其他领主还在玩宣誓效忠的时候,龙母已经率先实现了对武装力量的集权,在她拥有如此强大和忠诚的武装力量的时候,悲剧的却是她本人不懂得权力斗争的游戏规则,也没能建立起一个有头脑、够忠诚的领导核心团队。 (更多…)

No Picture

没有围墙的世界

2019-06-10 博物心 0
▲(左)掠食水母。一只10厘米长的栉水母被一排排的纤毛推动着前进,散发着七彩光芒。在水中游动的时候,它们可以吞下更小的浮游生物。 (中)海中蜗牛。翼足螺,又称海蝴蝶,携卵同行。它们行动非常缓慢,壳是透明展开的,只有10毫米宽,有3个棘状突起。海蝴蝶的侧足已经进化成了可以游泳的翼足瓣,以此前行。它们用粘网来捕捉食物。(右)海上蓝宝石。这只桡足动物有两个卵囊,是众多虾状桡足动物中的一种。这些桡足动物占海洋浮游生物总量的60%以上,同时也是许多捕食者的美餐。

(更多…)

No Picture

北极熊的萧索清秋

2019-05-30 博物心 0
▲紧盯大餐。在斯瓦尔巴群岛的海滩上,一只年轻的北极熊正饥渴地盯着一群巨大的海象。它唯一的机会就是惊吓海象群,然后趁乱之际,浑水摸鱼,抓到一只小海象。但这是一次非常危险的行动,因为成年海象会守护它们的孩子,并且这些海象也有足够的能力杀死一只北极熊。

(更多…)

No Picture

“权力的游戏”龙母屠城折射出的历史真相

2019-05-26 博物心 0

《冰与火之歌》小说虽然是虚构的,但在真实的历史中都是可以找到影子的。由其改编的美剧“权力的游戏”,虽然叫权力的游戏,但充其量只是一场国家内部割据势力的夺权斗争,与1500年以后围绕世界霸权争夺的权力斗争相比,只能说还是过于初级。 (更多…)

No Picture

北极繁育的雏鸟离巢季

2019-05-22 博物心 0
▲飞向大海。一只3周大的海鸠幼鸟从悬崖上跳下,滑向海里。这只幼鸟还没有完全发育成熟,学会飞翔,因此海鸠爸爸陪着它,帮它调整尾巴,远离下面的岩石。它们会和许多带着孩子的成年同类一起游向大海。父母要一直在水上照顾后代,直到它们完全独立。

(更多…)

No Picture

北极狼

2019-05-16 博物心 0
▲狼穴附近,一只怀孕的北极狼好奇地走过了摄像师身边。在埃尔斯米尔岛上,几乎没有人类,也就没有人类的猎杀行为,因此所有动物都不怕人类。北极狼是大陆灰狼的亚种,但是个头却要比其他同类小一点,耳朵小一些,口鼻也要更短一些,这样有助于保存热量。

(更多…)

1 2 3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