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缘战略学先驱:麦金德

1861年2月15日,哈尔福德·麦金德( Halford John Mackinder)出生于英国林肯郡盖恩斯伯勒( Gainsborough)的一个医生家庭,他是家中的长子。

麦金德

1874年,他被送到埃普索姆学院学习,他父亲想要他成为名医生,但麦金德却另有打算。

1880年,牛津基督教教会向他提供一笔为期五年的物理学初级奖学金,同年10月他进入牛津大学。在这所大学里他走过一段光辉的历程,攻读过两个荣誉的学科一一自然科学和近代史曾担任该校学生俱乐部的主席,并在内殿( Inner Temple)获得律师资格。

从1885年起,他和一位同属于基督教教会的朋友迈克尔·萨德勒( Michael Sadler)一起参加牛津大学的扩展运动。他于1885年冬天和1886年周游全国,以一个美以美教会传教士的全部热情,宣讲他所称为的“新地理学”。

1886年,麦金德被选举为英国皇家地理学会会员,并终生与其保持联系。1887年1月31日,在年仅25岁的麦金德宣读《地理学的范围和方法》后只有几星期,牛津大学就决定在地理学方面设立一个为期五年、薪水300英镑的讲师席位,由学会每年捐助150英镑。

1887年7月,麦麦金德被委任为这一讲师新职,他因此成为牛津大学历史上第一位正式的地理学讲师。他担任牛津大学这个职务一直到1905年。由于他多方面的努力以及来自皇家地理学会相当大的财政支持,牛津大学于1899年创立了地理系。麦金德担任这个机构一一英国第一个地理系的主任。

1892年,麦金德出任牛津大学雷丁附属学院(日后发展为雷丁大学)院长。

1893年,由麦金德等五名地理学家共同推动建立,旨在推动英国地理教育发展的英国地理协会(Geographical Association, GA)成立。与已经建立63年,并享有权威声望的皇家地理学会不同,该协会是一个独立的民间社团,其时甚至还没有法律效力上的自治权。但就在这个协会中,麦金德等地理学家,时常分享并探讨各自的论文与思考,并借此酝酿了地理学界的新一轮思想革命。 1895年,麦金德等人推动建立了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ondonSchool of Economics)。

1902年,麦金德撰写的《不列颠与不列颠之海》刊行,被公认为是英国地理学文献中具有里程碑性质的杰作。

1903年,麦金德离开牛津大学,前往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担任校长,此后他一直担任此职至1908年。

1904年1月,麦金德在皇家地理学会的集会上宣读了论文《历史的地理枢纽》。在论文中,麦金德第一次立足全球,进行地缘政治的区块划分。这是一个统摄陆海权的真正全球战略观。在他笔下,枢纽地带周边的欧亚大陆其余部分,以及地中海和撒哈拉以北的非洲(包括德国、奥地利、土耳其、印度、中国)是“ 内新月地带”,英国、南部非洲,澳大利亚、美国、加拿大、日本则构成“外新月地带”.枢纽地带是纯陆权属性的,外新月地带是纯海权属性的,内新月地带则是陆海双元属性,这种思路是提出海权论的马汉和德国学者都不具备的。

1908年后,麦金德虽然仍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担任教职。

正像他对地理上的学术研究工作使他成为这个领域的开拓者一样,他在政治上的理论研究也使他成为一名从事活动的政治家。1900 年进入沃里克和利明顿议会与 1909 年进入霍伊克自治市议会的两次尝试失败以后,1910 年 1 月,麦金德在格拉斯哥的卡姆拉基(Camlache)选区以 434 票的微弱多数当选同年 12 月的普选中,他甚至只获得26票这样更少的多数,继续代表卡姆拉基选区一直到 1922 年他在选举中失败为止。第一次世界大战后,麦金德作为参与巴黎和会的英国代表团的一员列席了谈判。

1919年,在参加巴黎和会后,麦金德出版了《民主的理想与现实:重建的政治学之研究》。麦金德指出战后的国际社会组织必须立足现实,才能防止现实主义者建立武力暴政。书中,他详细阐述了对于海上强国、陆上强国以及它们彼此争霸而言的终极地理现实—— “世界岛”、“心脏地带”与经济现实——“人力”。基于这些分析,他认为德、俄两国将威胁战后和平,并给出了自己的解决之法。从巴黎返回后,麦金德在英国议会下院担任所得税委员会与皇家专利发明委员会委员。

1919- 1920 年,他是英国驻南俄的高级专员。

1920年返回英国后,麦金德出任了帝国航运委员会主席,同年被授予骑士勋位。

1926年,麦金德出任英国国王枢密院顾问官与英帝国经济委员会主席,担任此职一直到 1931 年。

1932年,麦金德出任英国皇家地理学会副主席。

1943年7 月,麦金德在美国《外交事务》杂志上发表长文《环形世界与贏得和平》 。

1945年,麦金德卸任帝国航运委员会主席职务。

1946年,他获得佩特伦( Patron)奖章。

1947 年3 月 6 日,麦金德逝世于多塞特郡的帕克斯通( Parkstone )家中。

由于德国学派同样深刻吸收了麦金德的思想和方法,希特勒又深受相关地缘政治观念的影响,这一学说最终演变为纳粹主义服务的“生存空间学说”,从而极大地混淆视听,让普通民众和激进知识分子误以为地缘学说就是法西斯学说,这种错觉使地缘政治学说在各国的发展大受影响。

晚年的麦金德因此遭受的名誉损害尤其巨大。早在 1941 年,美国著名杂志《生活》就抛出了“麦金德是纳粹帮凶”的无稽之谈。美军中发行量高达12 000册的《哈珀》(Harper’s Magazine)杂志中,逃亡美国的前纳粹党员、政治学家汉斯 · 维吉尔特(Hans Weigert)更刊文称,”纳粹地缘政治学者豪斯霍弗尔的思想主要来自于英国著名地理学家麦金德先生。”这种声音甚至在战后的 1946年仍出现在《生活》杂志上。

美国在不断地妖魔化地缘学说并巧妙地误导别国的同时,自己却成为了唯一一个全面继承发扬麦金德开启的地缘政治学理念的国家。布热津斯基在冷战期间写成的《竞赛方案》和后冷战时代写成的《大棋局》无不运用了麦金德的相关学说和最新方法来解决现实问题。

 

正本清源:博物史 » 地缘战略学先驱:麦金德

赞 (0) 打赏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