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种的起源

长久以来,地球生命进化的秘密被封禁在岩石当中。在《圣经》占据统治地位的几个世纪里,人们认为地球非常年轻,而且所有物种从一开始就是保持不变的。
到了18世纪晚期,苏格兰的地质学家詹姆斯·哈顿坚定地认为,只有经过数百万年的自然历程,比如炽热和侵蚀,才能够形成我们今天所见的地质景观。这个理论还导致了一个推论,即假如岩石真的如此古老的话,那么它们包裹着的化石也应该同样古老。

有些化石完全不同于我们今天已知的任何生物,另一些有些相似,但还是有所差异。到了19世纪早期,自然学家将他们的理论总结为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从最古老的化石中那些最简单的生命形式到近代那些更复杂的生命形式。这个过程可以被称为“进化”,但是没有人能解释为什么那些简单的生命形式,比如细菌和海绵,到今天仍然存在。他们也无法解释现存物种身上发生的巨大变化。如果真的有进化,它是如何进行的?
起初,它被认为是随机的,没有任何目的或方向。直到天才的查尔斯·达尔文证明了它的存在,并发现其中的关键要素:自然选择。19世纪30年代,年轻的达尔文曾经作为随船学者乘坐皇家海军“贝格尔”号经历了漫长的旅程。在航行期间,他记录下了不同大陆上生物之间的相似性,比如南美洲鸵鸟和非洲鸵鸟。他还指出,加拉帕戈斯群岛上的地雀之所以具有不同样式的喙,是因为其食物来源的差异。由此可见,南美洲鸵鸟和非洲鸵鸟具有一个共同的祖先,而各种加拉帕戈斯地雀也一样。
达尔文知道自己的理论违背了基督教的正统观念。人类与其他动物没有什么区别。我们并非是依照上帝的形象被创造的,相反,我们与猿猴有着共同的祖先。于是达尔文只好等待时机,搜集证据,直到1859年才出版了他的《物种起源》。
达尔文认为,物种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进化。在某个时段,生物个体会随机出现某种特质,可以帮助它比同胞们更好地生存和繁殖。经过几代的繁衍,具备这种特质的个体们存活的概率远高于其他同类,于是,这样的特质就被一代代传了下来。物种一直在变化,并逐渐进化到能够更好地适应新的环境。这个过程被称为“优胜劣汰”。
多年以来,尽管达尔文理论的某些方面不断地被修改,但越来越多的证据——包括物种间身体构造和胚胎发育中的相似性、退化器官的存在,例如人类的尾骨(那是我们祖先的尾巴),以及最重要的,那些可以使我们比
较和探索人类与其他不同动物基因组异同的DNA证据——表明,自然选择是毋庸置疑的。这些也从遗传学的角度上解释了个体特征是如何产生、如何传递给下一代的,以及DNA在其中扮演的角色。

快留下脚印!

留下你的足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