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联军真的是黄粱一梦吗?国际政治永远是成年人的游戏!

法国总统马克龙与德国总理默克尔当地时间10日共同在一战停战地法国贡比涅森林纪念一战结束100周年。

在一战结束100周年的纪念活动上,马克龙在法国欧洲第一电台(Europe 1 radio)呼吁,“我们必须保护自己,免受中国、俄罗斯甚至美国的影响。”欧洲应该打造一支真正的军队来减少对美国的国防依赖。

国内的媒体对此事件称:“作为两场世界大战的发源地,欧洲人更应该认识到,想要拥有和平与繁荣,靠的并不是军事力量。如今欧洲各国面临的更多是经济发展停滞、民粹主义抬头、社会裂痕加深等内忧,而非一些领导人臆想的来自东方的威胁。与其继续做着欧洲联军的黄粱梦,不如以史为鉴,珍惜维护来之不易的和平局面,坚持通过对话协商解决安全关切,加强全球合作以消弭民粹主义。”

事实的真相真的如表面那么浅显吗?马克龙作为大国领袖,其所声称的防范中美俄,实属醉翁之意不在酒。

二战后期,第一个提出来搞欧洲联合的是丘吉尔,目的在于形成一个英国主导的欧洲联合,成为可以与美苏分庭抗礼的第三股势力。但是,这个构想最终在美苏的联合打击下破灭了。

北约与华约

美国顺势组建了封堵苏东阵营的北约,把整个欧洲的防务都绑上了美国的战车。在法德和解的基础上,开启了欧洲的经济一体化。但美国深知欧洲绝不能发展政治一体化。

在欧洲一体化的进程中,法德都想成为欧洲联合的盟主,从冷战到今天,美国的基本战略就是利用法德矛盾控局欧洲,阻碍欧洲的政治一体化。

法国的欧洲与德国的欧洲

马克龙此次提出要建立欧洲联军,直接原因固然是美国退出《中导条约》,特朗普让欧洲各国为集体安全承担更多“责任”。

而法国一直希望能打造一支欧洲自己的军事力量。其目的在于要形成以法国为核心新欧洲。马克龙呼吁的“我们必须保护自己,免受中国、俄罗斯甚至美国的影响。”表面上捎上了一大片国家,而马克龙的实际的目的只有一个——拉德国入坑,让德国承认法国在欧洲的盟主的地位。

对于深谙大国博弈原理的德国同样不是等闲之辈。德国一直在东欧国家施加自己的影响力,尤其在施罗德政府时期大搞德俄和解,默克尔政府时期也与俄国藕断丝连。

德国副总理奥拉夫.肖尔茨

面对马克龙的“欧洲联军”,德国副总理奥拉夫.肖尔茨11月29日在柏林洪堡大学发表演讲,公开呼吁法国放弃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席位,转交给欧盟,以便欧盟在国际舞台上为欧洲发出更有力的声音。肖尔茨还说, “我知道说服巴黎并不容易,但这是大胆且明智的目标。”为了减轻失去这个强大席位的痛苦,他建议法国可以成为“欧盟常任联合国大使”。

假如这一建议真的实行,欧盟取代法国席位之后,将如何行使常任理事国权力呢?德国意在承担起代表欧洲的角色,这样一来的结果就是动摇了法国的地位。而德国一旦实质代表了欧洲,其实等于事实上成为了五常之一,欧盟也就等于实现了向主权国家的转型。

面对奥拉夫.肖尔茨的公开忽悠,法国人马上作出了反应, 法国驻美国大使阿诺德发推回应肖尔茨,“这个建议在法理上与《联合国宪章》相左,不具有政治上的实际操作可能性。”

英、美对欧洲统一的搅局,法、德对欧洲领导争夺的固有矛盾,注定了欧洲的统一是一个极其漫长而曲折的过程。

国际社会带有天生的丛林属性。对于国际政治的游戏规则,美国懂、英国懂、法国懂、德国懂、似乎只有我们的媒体不懂。

相关文章:

谁才是英国脱欧的最大赢家?

英国脱欧背后的战略真相

快留下脚印!

留下你的足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