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美野生世界——山长水阔

南美洲是一片奇异的大陆。这里有世界上最长的山脉——安第斯山脉。在亚马逊河流域,有着世界上最宽广的河流,以及面积最大的热带雨林。这里还有世界上降水量最少的沙漠——阿塔卡马沙漠。在这座沙漠的近旁,则是世界上最富饶的海洋之一。

南美洲还有着多得令人难以置信的物种。如此众多的野生动植物,生存在如此广袤多样的地理环境之中,这是其它大陆所无法相比的。

大约八千万年前,一系列剧烈的火山爆发开始发生,不断震动着这片大陆,这一过程至今仍在延续。在深层的地壳运动影响下,一座巨大而漫长的山脉拔地而起,贯穿了整个南美大陆,这就是安第斯山脉。这座山脉的长度超过九千公里,是世界上最长的山脉。

在安第斯山脉的北端,山体为热带雾林所覆盖。山脉最高的顶峰,即使位于赤道地区,也仍覆盖着常年不化的冰雪。安第斯山脉的中部有一片干燥的高海拔沙漠地区——安第斯高原。

再往南,山脉的高度有所降低,同时也更加接近南极大陆。在南美洲的最南端有南北两极地区以外面积最大的冰原。

在这片冰天雪地中,仍然有动物生存着。比如在积雪中寻找食物的灰狐狸。在冰盖的包围中,动物们只有具备抵御严寒的能力才能生存。像骆驼的南美远亲——原驼。即使对它们来说,要熬过冬天也是一个挑战。

这里环境尽管很恶劣,但就整个安第斯山脉地区而言,条件最极端的部分却在山脉的中心处,那是一片海拔四千多米,氧气稀少的高原。在这片高原上,来自周围群峰的雪水在许多巨大的盐湖中蒸发掉了。这片盐咸沼泽在夜间被冻结,白天又被阳光烤得干硬,显然是地球上最不适宜生存的地方。这片盐咸沼泽,位于玻利维亚的安第斯山区,是世界上最大的盐咸沼泽。

不可思议的是,在这片盐的海洋中的一些岛屿上,竟然也存在着生命——兔鼠。这些兔子般大小的啮齿动物能够适应稀薄的空气,刺骨的寒冷,以及极端的缺水环境。它们能从食物中获取维持生命的水分。而在它们的血液中有超常多的红血球,帮助它们吸收足够的氧气。

蜂鸟也面对空气稀薄这一问题。为了保存体能,当它们不进食的时候,就栖息于树上,而不是在空中盘旋。

高原的环境看起来也许很严酷,可是有些动物却偏偏选择在这里生存。火烈鸟会到这里来进食,因为在那些腐蚀性的水中有它们喜爱的食物。这种整齐化一的摆动是异性之间相互求爱的优雅的舞蹈。

安第斯山脉的崛起不仅造就了多山的环境,而且还有着更多的深远影响。这道巨大的屏障改变了南美洲的气候。它同时也重绘了整个大陆的版图,彻底改变了主要河流的流向。

伊瓜苏瀑布是世界的一大奇迹。其宽度是尼亚加拉瀑布的四倍,每秒钟的水流量有六万吨之多。亚马逊河盆地的一部分曾经是一片巨大的沼泽,与太平洋和加勒比海相连。安第斯山脉的崛起切断了这种联系,迫使主要的河水改向东流。其中有一条巨大的河流,其水流量占南美洲总水流量的40%。这就是亚马逊河。

亚马逊河是世界上最大的河流。从安第斯山脉一路绵延七千多公里,奔流入海。其河水总量占世界河流总量的五分之一。在距离入海口还有近二千公里的地方,其主河道的宽度就已达20公里。亚马逊河每年都会冲破河岸,被洪水淹没的森林,其面积相当于英格兰的国土面积。洪水的深度会达到10米。

随洪水而行的有许多河中的动物,比如亚马逊海豚。这种海豚的起源一直是个谜。它们是否可以作为亚马逊河盆地与海洋之间古老联系的证据呢?这些海豚的视力几乎为零。但它们却能通过自身的回声定位功能在水中畅游无阻。亚马逊海豚的声纳极为精确,以至于它们能在迷宫般的水生植物间迂回前行,猎捕鱼类。

尽管人们还不清楚亚马逊海豚的起源,却可以确信亚马逊河中的某些鱼类是起源于海洋鱼类的,比如鱼工鱼。它们的近亲就生活在不远处的加勒比海中。亚马逊河中生存着三千多种鱼类。有巨骨舌鱼,世界上最大的淡水鱼,还有令人毛骨悚然的食人鱼。

这一水域中的生命具有异常的多样性。既然有如此多的鱼类,自然就会有捕鱼的能手。在这个水的世界中,凯门鳄位于食物链的顶端,其地位与美洲豹在陆地上的地位相当。红腹食人鱼可以凶狠地自相残杀,但面对凯门鳄可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亚马逊河及其支流滋润着世界上最大的热带雨林。从安第斯山脉一直到大西洋,亚马逊丛林绵延不绝。在这里,生命的丰富性超过了地球上其它任何森林。这里有不计其数的爬行类动物,两栖动物和各种昆虫。仅在一棵树上,人们就曾发现了650种甲虫和80种蚂蚁。

科学家们对这种多样性的起因仍有争议。但是,即使在同一类动物中,不同物种的数量也是惊人的。倭狨是世界上最小的猴子,以几种树的汁液为食。它们用特殊的牙齿挖开树皮,以便让液体从中流出来。侏狨只是亚马逊盆地中30多种狨猴的一种。这些猴子是南美洲低地雨林中所特有的。

缨耳狨猴大多以家庭为单位群居。一只处于繁殖期的母猴会与一只或几只成年公猴,以及一些幼猴居住在一起。母猴通常会产下双胞胎,与通常的猴类不同,缨耳狨猴的幼猴是由公猴来抚养的。

缨耳狨猴除了树脂,它们也吃昆虫、鸟蛋、小蛇和蜥蜴,总之,几乎以任何能到手的东西为食。幼猴必须迅速成长,才能在充满危险和竞争的雨林中生存下去。

亚马逊河盆地位于安第斯山脉以东,在这里,热带的倾盆大雨灌溉着这片富饶的丛林。但是,群山阻挡了带有充沛水分的风,所以在安第斯以西几乎没有什么降雨。世界上最干燥的沙漠——阿塔卡马沙漠就座落在这里。

在这片沙漠中,几年里甚至都不会有降雨出现。很难想象有什么生命能在这里生存。可是,的确有。

原驼,这种南美洲的骆驼可以忍受极端的温差。即便如此,阿塔卡马沙漠对这些原驼来说仍是一个挑战。白天的温度高达40多度。它们仅有的消暑方式就是用这种干燥的泥土洗澡。

可是,它们以什么为生呢?在几乎没有水的情况下,植物怎么生长呢?太平洋,这就是在阿塔卡马沙漠生存的关键。这片沙漠是位于山脉与大洋之间的一个狭长地带。于是,每天都有一层水雾从太平洋涌来。这些水雾差不多是这片沙漠唯一的水源。苔藓可以依靠凝聚在仙人掌尖刺上的水汽生长。每天早晨,苔藓上都覆盖着珍贵的水滴。

这些水能够为阿塔卡马沙漠那些顽强的居民提供维持生命所必须的水分。原驼以这些苔藓为食,可以获取必要的水分。借助柔软敏感的嘴唇,它们从仙人掌的荆棘中将苔藓吃到嘴里,动作十分优美轻巧。它们还把仙人掌上的一种寄生植物的花朵作为食物。这些花朵含有许多花蜜,味道很甜。

原驼和沙漠中其它的生物都在一种边缘状态中生存。如果没有晨雾所带来的水分,阿塔卡马沙漠中几乎不可能有生命存在。

在更往南的地方,气候又有所不同。由于气流运动方向正相反,大陆的东部反而很干燥。但在这里,问题并不是缺水,而是多风。这里是南纬40°的咆哮的西风带,猛烈的狂风无情地吹打着干燥的巴塔哥尼亚大草原。

在这里,任何生命都必须去应付接连不断的狂风侵袭。

巴塔哥尼亚野兔是一种南美洲特有的大型啮齿类动物。成年野兔在空地上生存和繁衍后代,不过它们将后代放在地下的洞穴中抚养,以避开寒风,以及狐狸这样的天敌。

野兔的领地相互交错,所以经常有好几对野兔共享一个洞穴。这种兔窝很像个社区托儿所。父母可以外出觅食,而它们的幼仔则会由其它成年野兔看护。看护者可以照看20到30只幼兔。有的时候,饥饿的幼兔会试图吸吮看护者的乳汁。尽管会被赶开,这些幼兔仍然能以这种方式获得相当多的奶水。

在多风的巴塔哥尼亚地区,一个地洞就好像一座上好的房产,自然也吸引另一些寻找栖身之地的动物。只要野兔一不注意,穴居猫头鹰就试图去占据它们的住所。可是它们很快就被发现了。

在巴塔哥尼亚,不止是穴居猫头鹰巢居在地下。由于没有树可以筑巢,穴居鹦鹉便在砂岩峭壁上凿洞安家。这些鸟群的成员数目可以超过五万只。这里也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海边鹦鹉巢穴。

快留下脚印!

留下你的足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