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迁徙中捕猎

▲前进的鲨鱼。

每年中有两次,数十亿动物会随着太阳半年一次的周期变化在全球范围内长途迁徙,许多捕食者别无选择,只能跟随其后。这些迁徙创造了许多大自然中最为壮观的场景,只是并非所有都为世人所熟知。

成千上万的黑鳍鲨和蔷薇真鲨沿着佛罗里达海岸线迁徙,去南方过冬。海水的温度变化可能促使其迁徙,诸如鲻鱼等猎物的迁徙也可能是鲨鱼迁徙的原因之一。

每年秋天,大群黑鳍鲨和蔷薇真鲨沿佛罗里达海岸迁徙,到南方过冬,来年春天才又返回。游泳者察觉不到它们的存在,但从空中俯视,可见成千上万的鲨鱼和海岸线之间只有不过几百米的距离。这些鲨鱼后面还跟着以之为食的捕食者——体形更大的双髻鲨和牛鲨。

200种不同的猛禽每年迁徙数千千米。它们大多数依靠日照引起的上升气流来节省体力,进行跨越大陆的旅程。经过狭长地区,猛禽会集中到一处,那数量令人叹为观止。在墨西哥的韦拉克鲁斯,每年有500万只猛禽飞过,跨越北美和南美——这一壮观景象被称作“猛禽天河”。

经过从东非的繁殖区一路向南的长途跋涉,数以万计的阿穆尔隼在印度东北部短暂停留,吃些昆虫饱腹,而后继续开始前往南非的长达3 000千米的旅程。

阿穆尔隼在那加兰邦的道阳水库旁进食。在上万只阿穆尔隼中,有一些可以调整中途休息的时间以遇上大群白蚁。当地人现在已将这一景象视作颇具价值的旅游噱头,不再猎杀它们。过去,该地区的人们每年都会在这里捕杀超过120 000只隼。

▲隼的休息站。(雄性和雌性的)阿穆尔隼停在印度东北部那加兰邦的电线上——这是它们前往南非过冬途中的休息站之一。

欧洲猛禽飞过的年度最长旅程,是草原秃鹰在北欧到南非之间长达14 485千米的往返之旅。但在所有猛禽的迁徙路线中,最长最险峻的要属阿穆尔隼的路线。这种和红隼一般大小的隼类通常在古北界东部[包括俄罗斯、蒙古、中国(主要是南部及中部)]进行同种繁殖。它们擅长在飞行途中抓住昆虫,但这些昆虫在秋天相继死去,阿穆尔隼别无选择,只能向南迁徙,去食物丰富的地方。它们到南非的往返旅程长达22 530千米。

其中一些飞越了尼泊尔中部的喜马拉雅山,但大多数阿穆尔隼会避免经过如此高海拔的地方,转而沿着青藏高原的东部边缘飞行。等到了印度东南部,它们会在那里停留数月,补充能量,积蓄脂肪。数以万计的阿穆尔隼共同捕食聚集在一起的白蚁,那场面不禁让人想起群栖的椋鸟。终于,它们准备好踏上旅途中最严峻的一段路程——不停歇地飞越超过3 000千米的距离,跨越开阔海域到达非洲。这是猛禽中距离最长的海上迁徙活动,阿穆尔隼要飞上2~3天才能到达目的地。而通过这场持久测验的奖赏就是丰富的昆虫补给,以及南方的悠长夏日。

正本清源:博物史 » 在迁徙中捕猎

赞 (0) 打赏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