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材娇小的猛兽——美洲松貂

▲在美国新英格兰地区,一只美洲松貂在森林地面上的落叶堆中搜寻食物,动作敏捷而始终充满好奇心。这种动物的高代谢率意味着它们需要不断地寻找食物,上树下洞,田鼠是其首选佳肴。

和一只美洲松貂玩捉迷藏着实会是一场持久战。松貂可以毫不费力地穿梭于北部温带和寒带森林的地面与树顶,是一种“来无影,去无踪”的动物——它们的代谢率之快注定了它们的生活方式之疯狂。它们对热量的源源不断的需求意味着这些独居的捕食者醒着的多数时间都在为了觅食扫荡它们的森林之家。到了盛夏,食物最富足的时候,它们可能会轮值16小时的岗。

美洲松貂在平静的森林中表现最佳,这里的地上到处散落着枯木和树枝,也更容易找到它们最喜爱的猎物。这些轻盈的食肉动物——像是白鼬和鼬鼠这样的鼬科动物——猎物范围很广,包括野兔、松鼠和鸟类,但田鼠是它们的最爱,在森林地面上的繁多物种中能找到它们的身影。

有为数众多的森林捕食者具备捕捉田鼠的能力,但是美洲松貂可以说是所向披靡,这都归功于它们的体形。松貂细长灵活的身体和短腿非常适合穿梭于树枝间,或攀爬树木或追逐松鼠,它们的身形也非常适合穿行狭小的缺口、裂缝和隧道以捕捉小型猎物。当松貂跟踪追赶一只田鼠时,田鼠几乎不可能逃脱。但是拥有理想的田鼠捕食者的体形是要付出代价的,狭长的身体意味着有一个狭小的胃。所以松貂就算狩猎成功也无法狼吞虎咽,因此寒冬来袭时,它们就无法依靠有限的脂肪储备过冬。狭长的身躯还有着高表面积/体积比,这就意味着,比起假定的低表面积/体积比的矮胖宽型身材,松貂损失热量的速度快得多。和其他所有温血动物一样,松貂产生热量的唯一方法就是燃烧能量。这就意味着要将田鼠转变为能量。这在夏天不成问题,因为夏天猎物通常很丰富,可到了冬天,寒带森林的温度可能降至零下20摄氏度。由于没有脂肪储备,松貂无法像其他一些哺乳动物那样冬眠,只好继续想办法觅食。

▲雪洞避难所。一只松貂走出它的露营地。松貂的生活方式意味着它们无法积攒足够的脂肪冬眠,不过它们常利用雪洞来躲避严寒。它们还狩猎积雪覆盖下的田鼠和老鼠。虽然没有办法依靠身体的脂肪,但它们每天会奋力捕食以维持自身能量的平衡:通过食物摄入的能量与活动消耗的能量达到平衡。因此像白靴兔这类较大的猎物在冬天变得更有捕食价值。

为了熬过寒冬,美洲松貂倒真是有“两把刷子”。一是它们厚实的皮毛,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巨大的身体表面积所导致的缺陷。当气温骤降时,它们能够在雪洞里寻找庇护,很像是个极地探险家,不知不觉进入慵懒模式,以保存体力。厚厚的积雪对松貂行动的影响微乎其微,因为它们毛茸茸的大脚帮忙分散了体重,让它们几乎能够在雪地表面自由跳跃。但是雪地也确实给松貂的猎物增加了另一层保护,给捕猎增加了难度。

冬季,松貂不得不成为雪下世界的捕食者,尤其是在低垂的树枝、木头和其他木堆周围形成的空间中,这里的田鼠活动还很频繁。不管松貂在哪里发现植被伸出雪地,它们都会停下脚步,顺藤摸瓜找到通往雪下空间的入口。然后它们利用自己敏锐的嗅觉和听觉来探测田鼠的踪迹——通常,1/10的洞里有田鼠。

▲顶部的守望者。一只松貂在森林冠层也同样敏捷,它在树洞和树皮中寻找栖息的鸟群、昆虫和松鼠。树木还为狐狸这样的捕食者提供了庇护。在冬天,常绿针叶树林可提供高处的遮蔽,而在杂乱多木的森林的地面堆物里常可以找到啮齿类动物。

通常冬天田鼠非常稀少,所以松貂也会搜寻腐肉——可能是被冻死的动物。但更大的捕食者,如草原狼和狐狸,也会寻找这些动物尸体,如果它们不把松貂当餐食的话,就会把它们视为竞争者。松貂唯一的逃生法子只能是往树上跑。事实上,科学家们现在认为,松貂的爬树技能更像是因为逃避捕食者而形成的习性,而非为了追捕栖息在树上的猎物。

快留下脚印!

留下你的足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