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游戏”龙母屠城折射出的历史真相

《冰与火之歌》小说虽然是虚构的,但在真实的历史中都是可以找到影子的。由其改编的美剧“权力的游戏”,虽然叫权力的游戏,但充其量只是一场国家内部割据势力的夺权斗争,与1500年以后围绕世界霸权争夺的权力斗争相比,只能说还是过于初级。

维斯特洛大陆原型就是将不列颠的主体部分横向翻转的产物,绝境长城的原型是古罗马时期修建的哈德良长城,而一直谋求独立的北境则是以苏格兰为原型,七国并存则借鉴英格兰历史上的七国时代。史塔克家族与兰尼斯特家族之战效仿英国历史上约克家族与兰凯斯特家族的王位争夺战争。坦格利安家族的兄妹通婚的习俗,在托勒密王族和印加帝国的皇族身上都能找到影子。

美剧“权力的游戏”第八季,其中第5集的“龙母屠城”饱受诟病。本文就从战略和历史的角度分析一下“龙母屠城”反映出的问题。

一.当代人看待历史的误区

我们现在看历史最容易陷入的两大误区:一是“倒看历史”,人们总是以今天的视角去看历史,习惯于把今天的一切都当做理所当然,自然而然的就把历史上根本不存在的观念带入到历史当中。很多人都认为中国今天的版图是自古有之,却不知道5000年前我们的祖先发祥地仅在黄河流域的一隅,今天的版图是经过数百代人不断的开疆拓土得来的。今天的种种现状是与历史紧密相连在一起的,是无法割裂的。我们现在所处的世界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形成的权力格局。如果想要真正的看懂历史,一定要回到历史当中,站在当时人物所处的立场和环境当中去思考。

二是“唯道德史观”,我们长期以来受司马光和他的《资治通鉴》影响,形成了误区最深的道德史观。道德家的泛滥,以至于在宋朝时期“秦皇、汉武、唐宗”都成为了当时骂人的代名词。道德并非不重要,但其他的诸多因素同样重要。司马光在扳倒王安石之后倒行逆施,他天真的以为自己的道德水准高了,自然可以感化敌人、感化敌国。他以“在德不在险”的高尚道德情操,将大宋西征军得来的战果拱手送还西夏,一味的只要道德,至国家存亡于不顾。而在近代百年当中,我们又被列强蹂躏了一百年,天然富有同情心,使得人们更愿意从人际道德的角度去看待国际关系,过于感性化的去看待“弱国”和“小国”。

殊不知,在无政府的国际社会当中,在没有一个统一的世界政府出现之前,国与国之间奉行的是丛林法则,国家奉行的是自救原则,人际关系自然不能替代组织关系,人际道德更不能替代组织道德。

国家间的运行规则,这一点早在春秋时代的孙子已经意识到了,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的马基雅维利也在领悟到了,法国的红衣主教黎塞留更是一代战略外交大师。黎塞留本人是虔诚的天主教徒,但他却能理性的将宗教与国家分开,做到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在宗教战争中,黎塞留没有站在信仰天主教的西班牙一边,而为了扳倒西班牙的霸主地位同时维持德意志的四分五裂,黎塞留支持新教徒甚至拉上伊斯兰教徒。法国成为三十年战争的最大受益国,为其欧洲大陆的霸主地位奠定基础。道德家将之称为“不择手段”而实际上这就是道德家所理解不了的国与国之间的运行法则。“没有永远的朋友,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一句话简明扼要的阐释了国家间关系的运行准则。

二.如何看待屠城?

“权力的游戏”第八季第5集,龙母屠城让很多观众不爽、大喷口水不已。龙母的做法是对是错呢,那么该如何看待龙母屠城呢?

屠城的作用主要是震慑对手和报复泄愤,当然也不排除嗜杀成瘾的原因。

西楚霸王项羽可以说是屠城专业户,虽然项羽屠城次数众多,但不影响其至今仍被众人奉为千古战神的地位,雄汉的开国君主刘邦在约法三章之前也搞过武关屠城,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同样大搞屠城。欧洲三十年战争中亦有马德格堡屠城,以上帝之名的十字军在东征中屠城不在少数。由此可知,在古代历史上屠城并不罕见,甚至很多流芳百世的历史人物也干过屠城。

以刘邦的武关屠城为例。刘邦是楚人,秦在统一战争中最大的对手就是楚,秦灭楚的过程中没有少杀楚人。《史记·项羽本纪》记载,早在楚怀王客死于秦时,楚国的南公就说过:“楚虽三户,亡秦必楚”这不仅是反秦时代的名言,也反映出秦楚的积怨极深。刘邦反秦时大搞武关屠城,他是楚人,屠城是为楚人复仇也是为了震慑秦人,高祖的高明之处就在于他完成了复仇和震慑之后懂得及时的拉拢人心,入关中搞了个约法三章。

想要看懂龙母的屠城,就要置身于中世纪的背景下,站在当事人的角度去看待问题(即使本剧纯属虚构,但却是建立在真实背景之下的),切莫犯倒看历史和唯道德史观的错误。你可以不认同某些人物的做法,但你不能不懂他们的做法。

“权力的游戏”的故事背景设定在架空的中世纪。而真实的中世纪是一个现代道德观念尚未形成的时代,是一个没有战争法、没有《日内瓦公约》、不区分战斗员与非战斗员的时代。而现代人往往喜欢倒看历史,以现代社会形成的道德标准去强行要求古人,这是犯了最基本的错误。

回到“权力的游戏”剧中,我们也可以看一下剧中人对于杀戮的认知。

在波隆和兰尼斯特兄弟聊到他们先辈发家的历史时说到“杀一是为罪,屠万是为雄,屠得百万即为君王。”兰尼斯特兄弟对此并无反对。而最初坦格利安家族征服维斯特洛大陆的时候,难道就没有被烧焦的城市吗?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在失去原著小说支撑的三季当中,剧情的逻辑缺陷越来越多,越难以自圆其说。

实际上瑟曦挟持全城人民做人质,以期继续用道德绑架来束缚龙母的手脚,其中存在着一个天大的逻辑错误。

瑟曦与龙母正处于两国交战当中,两人各自是自己所领导的组织的负责人。瑟曦是在拿着本国人民做人质去威胁敌国。只有在龙母打下君临并建立实际统治之后,君临百姓才会成为龙母的百姓,但现在的他们依然在瑟曦的治理之下。这个荒唐逻辑就好比“德军告诉苏军,柏林城里有数十万无辜的德国平民,你若攻打柏林,会造成大量德国平民伤亡。”真是好一个荒唐透顶的逻辑。正因为这种荒唐到家的逻辑在现实世界中不会发生,所以德军不会绑架自己的国民威胁苏军,苏军对柏林更不会有丝毫的仁慈。

龙母所做的屠城,也只是苏军夷平柏林的水平罢了,龙母此举既能告诉敌人绑架自己的国民去威胁敌国是丝毫无用的,也能起到刘邦屠武关那样的震慑与复仇的双重效果。龙母屠城真的不比项羽、刘邦、成吉思汗做的更过分。

然而遗憾的是“权力的游戏”的主创人员们不懂战略逻辑,也不懂最起码的历史。剧情着重点在于刻画君临遭遇火焚之后的凄惨场面,博得同样不懂战略也不懂历史的观众们的同情。主创人员将现代社会的道德理念引入到架空的中世纪,只是为了强行为龙母遇刺安排一个看似合适的借口。

快留下脚印!

留下你的足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