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游戏”龙母的真正死因(一)权力游戏最忌圣母玩家

夜王遇刺

“权力的游戏”辛辛苦苦走过八季同样拥兵数万的两大boss,都被一柄小刀结束了生命。一个是本以为是最终大boss,却沦为不知所为的龙套——夜王,另一个就是白手起家一心要征服维斯特洛大陆的龙母——丹妮莉丝·坦格利安。

龙母遇刺

推动这部剧发展的最关键因素从来都不是伟光正的英雄事迹,而是一次次的“背叛”,背叛是整部剧的主旋律,一柄小刀成为了最重要的武器,而龙母就死于这样一柄名为背叛的小刀。

那么龙母究竟怎样落得背叛身亡的境地呢?在上一篇《解密“权力的游戏”龙母屠城背后的真相》文章里,我们已经分析了龙母屠城放在历史的长河中来看,并不是多么稀奇的行为。而即使仅仅从剧情来看,龙母屠城并不是导致龙母遇害的真正原因,她的死亡另有真相。

龙母作为剧中拥有最大规模活人武装力量的领导者,并且拥有超级武器——龙,可以说拿下维斯特洛大陆本就是易如反掌的事情,但她最后却落得损兵折将、自身遇害。这一切的原因不是对手有多么强大,而是龙母自身的不成熟最终害死了自己。

权力游戏的玩家却不懂权力游戏的规则

龙母作为权力的游戏当中实力最强的活人玩家,但她却不懂权力的游戏规则。上一篇《解密“权力的游戏”龙母屠城背后的真相》中已经指出:“在无政府的国际社会当中,在没有一个统一的世界政府出现之前,国与国之间奉行的是丛林法则,国家奉行的是自救原则,人际关系不能替代组织关系,国际关系有着不同于人际关系的运行法则。”

坦格利安、坦格利安,这个姓氏究竟害了谁?

自龙母起兵以来,她所坚持的一个宣传口号就是自己是坦格利安家族的末裔,是铁王座的合法继承人。这种口号是宣传给自己的敌人的,是宣传给吃瓜群众听的。宣传的力量也仅能局限在口号宣传的范围之内,就算是别人信了,但作为口号的宣传者龙母本人是绝对不能信这种口号的,然而悲剧的是被宣传的对象都没信,但龙母本人却笃信到深入骨髓。

历史上没有哪一场权力斗争是以血统和姓氏来决定国王的,正如坦格利安家族最初征服维斯特洛之时,靠的是铁血征服,靠的是实力,靠的是压倒性的武装力量,而绝不是一个叫坦格利安的名字。然而这一切都已经被龙母给遗忘了,所以当囧·雪表明自己也是坦格利安时,龙母畏惧了,因为她一直笃信、一直伴随她一路走来的信仰崩塌了。如果真如她的宣传口号那般,显然一个男性的坦格利安要比她更适合当国王。只要龙母能稍微懂得自己家族的发迹史,稍微懂得权力博弈的游戏规则,便可以对此完全不予理睬。姓氏只是个工具,宣传也只是一种手段,当这个工具和手段可以为己所用的时候,便可大肆宣传,当这个工具和手段已经于己无用的时候,便可按照国际间的游戏规则将其舍弃。

因为最强的武装实力掌握在她的手里,这才是龙母可以征服维斯特洛的真正理由所在,而绝不是一个空无一物的姓氏。在维斯特洛的各个割据势力都信奉实力的时候,龙母信奉的却是自己的姓氏,她和自己的对手们在权力博弈的认知上已经落后了一个层级。

敌国的国民是你的国民?圣母的游戏坑了谁?

更致命的是,龙母为自封的那么多名号也仍旧只有她自己当了真。维斯特洛的众多领主和人民不知道丹妮莉丝·坦格利安为何物的时候,龙母却一厢情愿的把维斯特洛当作了自己的王国、把维斯特洛人民当成了自己的臣民。基于这种活在自己想象当中的一厢情愿,龙母又给自己定下了自缚手脚的高道德标准,率先把自己置于被动之地。使得她的对手和佞臣们更可以从高道德层面来打击她。

在龙母实际统治君临之前,君临百姓的统治者是瑟曦,他们是受瑟曦管理和保护的臣民,他们效忠和跪拜的王依旧是瑟曦。当他们看到龙母的盟友落败之后的表现是什么?是欢呼雀跃,是夹道欢迎攸伦凯旋,是在大骂龙母的盟友为“婊子、杀人犯”。这样的一群民众何时成为你丹妮莉丝·坦格利安的臣民了呢?

毛泽东在《论持久战》中探讨战争中的主观指导与主动或者被动的关系时指出:“我们不是宋襄公,不要那种蠢猪式的仁义道德。”这样一句已经简明扼要地揭示出了战争的残酷本质。正因为龙母以高道德姿态为自己定下了圣母标准,即使面对敌国国民也要坚守仁义道德,使得自己成为了“权力的游戏”世界中的“宋襄公”。

龙母给自己定下的高道德标准已经拱手将战争的道义制高点交给了对手,她的行为模式和思维模式早已经被对手摸透了,所以才会出现瑟曦绑架本国国民做人质要挟龙母的令人匪夷所思的一幕,背后逻辑就是龙母给自己塑造的圣母形象,只要有百姓(无论是哪一方国民)受害,即是你龙母之错。

实际上,龙母屠城是一个扭转自己懦弱形象的好契机,是放弃圣母面对现实的新起点,圣母标准不再成为自己的软肋。龙母此举既能告诉敌人(潜在的其他不安分领主)绑架自己的国民去威胁敌国是丝毫无用的,也能起到刘邦屠武关那样的震慑与复仇的双重效果。

龙母缺乏战略思维,不懂权力游戏的基本规则,最可怕的是活在自己想当然的世界里,将权力的游戏变成了圣母的游戏,这是造成龙母身亡业败的最重要原因。但龙母本人比较愿意听取他人意见,如果能有一个懂战略、懂现实并且真正为龙母霸业着想的权臣辅佐,这一幕悲剧本来是可以避免的。这就揭示出龙母作为一个组织领导者的另一个致命缺陷——失败的核心智囊团队。这也是下一期将要分析的龙母遇刺的第二个重要原因。

快留下脚印!

留下你的足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