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游戏”龙母的真正死因(二)效忠的不忠团队

在中世纪的背景下,层层分封的权力结构,决定了领导者的嫡系部队必然很少,正如“我附庸的附庸不是我的附庸”所言,一个王或者一个大领主实际能够真正领导的武装力量很少。但反观龙母却不存在这个问题,无论是多斯拉克骑兵还是无垢者,他们都是龙母最忠实的追随者。在其他领主还在玩宣誓效忠的时候,龙母已经率先实现了对武装力量的集权,在她拥有如此强大和忠诚的武装力量的时候,悲剧的却是她本人不懂得权力斗争的游戏规则,也没能建立起一个有头脑、够忠诚的领导核心团队。

伟大的领袖离不开一个成功的团队

历史上因为一个成功的团队改变历史的情况不在少数。如汉帝国的开国君主刘邦的团队,刘邦高超的用人本领不仅会用懂得战略阳谋的张良,也会用擅长玩阴谋的陈平,同样能让面谀十主的叔孙通为己服务。而德意志第二帝国在1871年完成疾风烈火般惊世统一,也同样离不开威廉一世、俾斯麦、老毛奇这样一个三人组合,威廉一世死后,继位的威廉二世不仅是个战略白痴更是一个失败的领导者,败光了第二帝国的家底,德国至今都未能恢复到最辉煌的第二帝国时代。

反观剧中龙母的领导团队,简直糟糕透顶。龙母的团队当中可以依靠的有乔拉、灰虫子、弥桑黛、达里奥,但缺乏一个可以媲美张良、黎塞留、梅特涅、俾斯麦这样的大战略家。而充当起智囊的瓦里斯、小恶魔,他们不仅没能帮助龙母改掉自己不成熟的一面,反而不断放大龙母自己的不成熟,更成为造成龙母身亡的主要背叛者。

1.面谀十主瓦里斯——不玩权力游戏玩圣母游戏。

有人评价瓦里斯是“权力的游戏”剧中三观最正的人,因为他一心只为人民,他所有的背叛都与他为了人民有关。这个理由听起来好像非常伟大,但放在权力的斗争中,他对权力斗争的认知比龙母理解的并不多。如果瓦里斯真如剧中他的所言只为人民,可以说他是全剧中最幼稚的人。虽然瓦里斯和叔孙通一样面谀十主,但二人对现实和战略的认知完全不在一个层级。叔孙通面谀十主,永远只和胜利者站在一起,最终能为刘邦所用,是开启大汉霸业的功勋之一。而瓦里斯的面谀十主,恰恰是不断地坑死自己的主子。

瓦里斯更像是三大道德楷模的集合体,这三个道德楷模分别是春秋时代的宋襄公、汉朝的狄山、北宋的司马光。这三个人的共同特点都是满口的仁义道德,认为只要自身修养提高了,就可以感化自己的敌人。

▲这就是瓦里斯心心念念的无辜百姓,正在为龙母的失败而欢呼。

宋襄公终究成为了历史的笑柄,连毛泽东都忍不住称其为“蠢猪式的仁义道德”。在汉与匈奴存亡大战到关键时刻,大博士狄山认为汉武帝的战争劳民伤财,他主张和亲、用道德感化敌人。汉武帝对待狄山的策略就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汉武帝问狄山,给你一个郡用你的方法能让匈奴不入侵吗?狄山回答不能,汉武帝又问狄山,给你一个县你能让匈奴不入侵吗?狄山还是回答不能,汉武帝最后问狄山,给你一个碉堡你能让匈奴不入侵吗?狄山因为害怕了,只好说能。最后狄山被匈奴摘走了头颅。显然我们从狄山的回答中可以看出,狄山非常清楚自己的道德策略是无效的。但这个人却有不敢坚持到底说不能。这就是又怂又蠢的典型。狄山难道就没想到过即使汉武帝不对匈奴出击,匈奴会放过汉民吗?若不是汉武帝打出一个安全外部环境,何来稳定发展的内部环境?司马光提出的“在德不在险”置大宋存亡于不顾,将西征军将士浴血取得的战果拱手送还西夏,司马光及其《资治通鉴》更是形成了贻害千年的道德史观,教会了后世子孙只会从单一道德视角看问题的唯道德史观。

道德并非不重要,道德很重要,但道德是用在你已经建立起有效管理的大地上,是用在你的国民身上的,而不是用在敌国和敌国国民的身上。那些失败的道德楷模都是把仁义道德用在了敌国身上,而不是自己的组织团队当中。这一点与明清时代的内法外儒颇为相似。将道德用在敌人和外人身上,这不正是对自己人最大的不道德吗?

2.最高智慧提利昂——馊主意之王小恶魔。

小恶魔提利昂因其在前5季剧中表现出高智商一面,使其成功圈粉无数。然而自从他加入龙母阵营之后,他的表现让满怀期待的观众们大失所望。他不但没能帮助龙母成功处理任何一场危机,也没能帮助龙母打赢任何一场战争。小恶魔的馊主意让让本就兵强马壮、盟友众多的龙母一再损兵折将、盟友悉数被灭、更是白白送给夜王一条龙,让夜王可以轻松摧毁绝境长城,同时也为瑟曦备战赢得了充足的时间。龙母在维斯特洛大陆针对活人打赢的仅有的两场战争,恰恰是在小恶魔不断的掣肘和反对中赢得的。一场是打败詹姆、一场是君临之战。原来绕了2季的活人之间的最终战争,仅仅需要龙母的一条龙就可以解决了,结果龙母却被层出不穷的馊主意害得兜了个超级大圈子,付出了极其惨重的代价之后最终又回到了原点。而小恶魔在龙母阵营的各种表现可以说是一个纯的不能再纯的间谍,最终小恶魔又成为导致龙母遇刺的重要推手。

历史上,具有包容性的领导人接纳曾经的敌人最终成就一番伟业的例子并不少。春秋时期的管仲曾经差点一箭射死齐桓公,但齐桓公重用管仲之后,成就了自己春秋五霸之首的功业。龙母对待曾经的敌人的包容性至少不会比齐桓公差,但小恶魔却既没有管仲的能力,更没有管仲的忠心。

▲跳水逃命的小恶魔

小恶魔在剧中一直是一个贪生怕死之人,他的逃命功夫无人能及。但是他却最终有勇气站在愤怒的龙母面前把首相的徽章扔掉,难到真的是因为龙母火焚君临错了吗?如果这么认为那就大错特错了,小恶魔绝非道德楷模,更不是心怀天下苍生的人。

▲表情痛苦挖掘詹姆的小恶魔

▲小恶魔唯一一次有勇气直面危险

小恶魔进入火焚后的君临,他所做的事情只有一个,那就是去寻找詹姆和瑟曦,当他见到被砸死的詹姆和瑟曦之后,小恶魔露出了整整8季以来最为痛苦的表情。让小恶魔有勇气站出来的不是别的原因,正是与他一样姓兰尼斯特的两位至亲死在了龙母的屠城中,这是让这个贪生怕死之人鼓起勇气的唯一原因。

3.囧·雪的仁义与忠诚——口蜜腹剑的执行者。

囧·雪(琼恩·雪)一直以来给人的感觉似乎是一个充满高尚、理想的骑士,是奈德·史塔克的忠义精神的继承者。奈德为了妹妹莱安娜的托孤,不惜自愿背上污名把囧·雪当做私生子来抚养,至死守口如瓶。而囧·雪在得知自己身世之后,不顾龙母的哀求,转身就告诉他的别有用心的妹妹们。

囧·雪是高尚的人吗?绝对不是。

在囧行刺之前,他与龙母的对话当中。龙母问道“他(小恶魔)在我背后和我的敌人密谋,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对那些人?”

囧·雪回答:“宽恕他吧,你可以宽恕所有人,让他们意识到他们犯了错,让他们明白这一点。”看似仁慈的回答,漂亮话怎么说都可以,轮到囧·雪身上,囧·雪就会宽恕你的敌人吗?囧对龙母的此番问话,是他在确定龙母将来会不会饶恕分裂国家的珊莎,显然龙母并不明白囧的用意,也没有给囧想要的答案。

▲囧对龙母态度的试探

我们知道,在第6季囧·雪复活后的第一件事,那就是复仇,亲手处决了背叛过他的人,其中还有未成年的孩子。他本身就没有做到他在规劝龙母时所说的那般高尚。

▲囧亲手处死背叛自己的人

珊莎分裂国家是囧行刺的真正原因。

珊莎一直在谋求北境的独立,把北境从统一的七国当中分裂出去,成为割据一方的王。即使在珊莎躲在墓穴里苟且偷生的时候,她仍然没有忘记策反小恶魔,没有忘记谋划权力的游戏,而此时龙母却在外面御龙与死人们殊死厮杀。

▲躲在墓穴中的珊莎策反小恶魔

▲弥桑黛适时反讽:为大家奋战的人,此时却被躲在墓穴里的人所算计!

▲生死大战过后,珊莎便已否定掉龙母的贡献。

当囧听到龙母的演讲时说到:“在我们解放天下人民之前,我们不会放下长矛,从临冬城到多恩……”囧的脸色变了。接下来,囧对二丫说:“现在她是所有人的女王”二丫回答:“你试试说服珊莎”最终让囧决定行刺,是小恶魔对囧策反,小恶魔同样了解囧的软肋所在,他知道囧在乎的并非君临人民,而是他在北境的妹妹们。小恶魔说道:“那你的妹妹们呢?你觉得她们会臣服于她吗?”这成为导致囧决定行刺的最终导火索。

▲临冬城被龙母提及,刺激到了囧!

▲二丫的提醒,再次刺激到囧!

▲小恶魔又一次提醒囧,深深刺激到囧!

当囧在龙母面前的劝说龙母宽恕敌人无效时,他也深知自己同样不能说服珊莎不要分裂国家,而龙母与珊莎的冲突的结果必然是珊莎被火焚,现在瑟曦的下场就是将来珊莎的下场。一边是决意统一七国的龙母,一边是决意分裂北境的珊莎,在龙母与珊莎的选择之中,囧最终选择了珊莎。

龙母自身不懂权力游戏的规则,又不懂团队建设,最终被这样一群心怀叵测的权臣和盟友所算计、坑害。唯一念及效忠之人却遭到了二丫的死亡威胁!

▲唯一念及对龙母忠诚的是雅拉,在她说出实话时,却遭到了二丫的死亡威胁!

古今中外,但凡分裂国家者皆为一己私欲,没有一个强国可以在分裂中崛起。如果林肯不维护国家的统一,打破英国乘势南北分裂美国的企图,今天便不会有称霸全球的美国。斯大林是格鲁吉亚人,当他成为苏联最高领导人的时候,却没有让格鲁吉亚独立,这样一个天纵奇才的战略大师深知维护统一才是国家强大的道理。而不是因为他是格鲁吉亚人或者她是北境人!

相关文章:

“权力的游戏”龙母屠城折射出的历史真相

“权力的游戏”龙母的真正死因(一)权力游戏最忌圣母玩家

正本清源:博物史 » “权力的游戏”龙母的真正死因(二)效忠的不忠团队

赞 (2) 打赏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