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用林与17年蝉

秋季落叶。秋天的树叶呈火红色和金黄色,是由于叶子中的叶绿素在冬天到来之前已经降解了。

针叶林带横跨北纬70度到55度,但再往南,随着夏季时间变长,桦树、山毛榉、山杨和枫树之类的阔叶树逐渐开始占据主要地位。宽大的树叶能比针叶更有效地吸收日光,但由于叶大且薄,更容易失水,所以不耐冻。于是,阔叶树通过冬天落叶来弥补。春季,新叶生长的消耗要远远大于在更长的生长季里所产生的养分。

食用林

落叶模式的改变使森林的季节变得丰富起来:春季鲜花朵朵,夏季满眼墨绿,秋季缤纷多彩,冬季万籁俱寂。但最大的变化还是发生在动物身上。和不适宜食用的松针不同,宽大的阔叶本身就是优良的食材,完全可以食用。夏天,随便摇一摇橡树枝,便有很多食叶生物掉下来,从吮吸树汁的蚜虫到蝴蝶和蛾的幼虫,再到它们的捕食者—瓢虫、黄蜂、蜘蛛和甲虫。这些小动物自有蓝山雀和旋木雀之类的鸟类来解决,但当这些鸟辗转于树枝间时,它们亦会被食雀鹰之类的猛禽所捕食。

可食用的不光是活叶子。在树木的下面,有弹尾虫、千足虫、蜈蚣、鼻涕虫、蜗牛以及很多微小的生物,它们都参与了落叶的分解。相比之下,针叶林下贫瘠的干燥松针层简直是毫无生气。有些阔叶树会用化学物质来保护自己的叶子,但它们的首要任务其实是在其竞争树木的叶子遮住阳光之前尽快长高。树叶吸收的太阳能量会传递给其他生物,从而维持整个复杂精巧的生命网络。而在针叶林中,大部分的能量都被巨大的树干给固定了。

17年蝉

要证明“原来树木也可以食用”,那绝对是非17年蝉莫属。如果2004年5月,你去过美国的印第安纳州,那你就能目睹一次昆虫奇观。1987年,成年的17年蝉将卵产在一些阔叶树的树叶上,尤其是树汁中糖分含量很高的枫树上。

卵孵化以后,幼虫掉到地上,然后钻入土中,将注射器形状的口器插入树根中。随后的17年中,它们一直在地下吸食树汁,无人知晓。到了5月,它们开始循着第一次的路径返回,钻出土层,爬上长满树叶的树枝。此时它们已经长到4厘米长,比当初钻入地下时长了几千倍。数百万只幼虫钻出土壤,像僵尸一样,抓住直的东西就不放,最后整棵树的树皮上都是这些虫子。幼虫爬到足够的高度便会停下。之后,在它们脆弱的外骨骼下,它们的身体会发生蜕变。刚蜕变的成年蝉白而柔软,但2小时内,它们的身体就会变得黑且坚硬,并发出震耳欲聋、众所周知的蝉鸣。在地下蛰伏了17年后,这些蝉如今只有10天的时间,寻找配偶,交配产卵,然后死去。各处的动物都在狼吞虎咽地捕食这些蝉,但是这些蝉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

17年蝉爬上树干,并在那里蜕变成成年蝉,这标志着17年吸食含糖树汁的地下生活就此结束。

短短几夜之间,就有数万亿只蝉横空出现。鸟类不断地捕杀,花栗鼠更是猛吃到呕吐。或许正是由于这种天敌集体涌现的效应,蝉才会选择集体出土。可是地下的幼虫是怎么知道时间过了17年呢?或许蝉是通过吸食含糖树汁来感知秋季落叶时树皮压力的改变,并以此来计算时间的。

这种生态变化都被记录在树的年轮里。17年蝉每17年出现一次,不多不少,而树的年轮在这一年会更宽一些,这意味着此时的长势较快。为什么?在蝉出现的那一年,所有幼虫都停止吸食树汁,给树木减轻了很大的负担。随后,万亿只腐烂的成年蝉再次回到土壤中,将积累了17年的养分还给了土壤。

正本清源:博物史 » 食用林与17年蝉

赞 (0) 打赏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