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热的森林

生活在纳加尔霍雷国家公园中的一只印度野牛。生长在阔叶混交林中的有些大树,如柚木和红木,为避免水分流失,会在夏天落叶。印度野牛通过啃食它们的树皮来填饱肚子,并取得水分。

继续向赤道南移,冬天变得更温和,而且一年中大部分时间都有日照,所以夏天也更加炎热而干燥。没有了冬霜对树叶的摧残,常绿阔叶林便随之出现,如木兰和常绿槠,它们的树叶终年不落。现在最关键的问题变成了留住水分,所以这些树的叶子都偏小偏薄,且表层有蜡质,令叶子显得亮闪闪。在最干旱的地区,针叶树重新调整自身以适应环境。蜡质包裹着的针叶让它们在缺水的寒冷北方存活下来,又一次让它们占得优势。地中海的很多地方本来都有栓皮栎或橄榄树之类的常绿树,还有柏树之类的针叶树。然而,这些树木不是因为早期农垦被砍伐了,就是因为外来树木入侵被取代了,如桉树。

在热带,一天之内的季节性剧变已然消失,太阳从头顶直射下来,散发的热量达到最大值。哪里有水,哪里就能孕育出雾气蒸腾的热带雨林—世界上最多产的森林。但地球的气候系统十分复杂,即使是赤道地区也会出现一年中大部分时间都没有雨水的时候。一旦发生这种情况,炽烈的阳光将导致显著的旱季。

如果给你看一张旱季印度柚木林的图片,你可能会以为那是正值隆冬时节的北方阔叶林。但若真去到那里,你马上就会纠正刚才的想法。酷热的天气已经横扫一切,落到地上的柚木叶一点即着,松脆易碎,叶中的水分早在落下之前就被树木全部吸回。你还可能会忽然听到鸟鸣,如正在求偶的孔雀发出的声音。如果你去水坑附近蹲守,或许还能看见一群长尾叶猴或水鹿,甚至是野狗或老虎,来到这里喝水。

印度南部的柚木林是鲁德亚德·吉卜林的《丛林之书》的场景原型。真正激发了吉卜林灵感的柚木林位于蓬其保护区,一片750平方千米的柚木混交林。蓬其虽然靠近赤道,但却有着很强的季节性气候特征,几乎所有降水都集中在雨季的几个月中。森林最干旱的时候,很多动物都在寻找树荫,并尽力留住体内水分。印度野牛这时进入发情期。高大的发情公牛会耸起宽大笨拙的肩部,嘴唇翻起像做鬼脸似的。这种现象被称为裂唇嗅行为,该行为貌似能让公牛专心嗅闻临近母牛的气味,判断其生殖水平。如果大型野牛之间没有清晰的等级制度,它们就会通过打斗将这种等级制度确定下来。当然打斗是最后的选择,野牛的尖角会给打斗双方带来致命伤,更何况此时正值艰难时节,应该尽量避免体力耗费。此时的森林一无所有,野牛的大部分食物和水分都来自柚木的树皮。这种情形在5月的时候会稍微缓和,因为一种特别的树“力挽狂澜”。长叶马府油树在最干旱的季节开出了美味多汁的花朵,把林中的动物悉数吸引过来。花开到最繁盛的时候,树上满是巨嘴鸟、长尾小鹦鹉、松鼠,还有好几种猴子。树下则聚集着野牛、水鹿和白斑鹿,它们在捡食掉在地上的花。黄昏时分,还经常能看见印度懒熊也加入阵营。这种奇观无疑在告诉我们,森林中的所有生物都离不开水。阳光的多少对于森林的繁荣十分关键,但能否获得淡水同样至关重要。

正本清源:博物史 » 炎热的森林

赞 (0) 打赏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