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林冠中的杀戮—角雕

2019-02-19 博物心 0
▲真正的角雕。雌性角雕在鸟巢附近休息,露出了它的大脚和巨爪,旨在抓住并杀死一只树懒或猴子。它胸前的羽毛因为养育它的幼鸟近一年而被弄脏了,而它的幼鸟还要在鸟巢里待上好几个月。

(更多…)

No Picture

擅长突然袭击的猎手——食雀鹰

2019-02-13 博物心 0

▲ 实践攻击。一只雄性幼鹰正尝试攻击。它的个头几乎和松鸡一般大小,没有胜算,但它的攻击技能正在逐步提高。如果这是一只雌性成年食雀鹰——比雄性大得多——这只松鸡早就落荒而逃了。 (更多…)

No Picture

身材娇小的猛兽——美洲松貂

2019-02-10 博物心 0

▲在美国新英格兰地区,一只美洲松貂在森林地面上的落叶堆中搜寻食物,动作敏捷而始终充满好奇心。这种动物的高代谢率意味着它们需要不断地寻找食物,上树下洞,田鼠是其首选佳肴。 (更多…)

No Picture

海洋之王——逆戟鲸

2019-02-07 博物心 0

如果基于智力和适应力,以及在世界各地都能捕猎成功的战绩来考量,终极捕食者非逆戟鲸莫属。逆戟鲸同时拥有速度、力量和耐力优势。它们利用一定程度上的协作以及其他捕食者望尘莫及的智慧捕食猎物。无论猎物有多大,没有哪种海洋动物能逃得出逆戟鲸的追捕。 (更多…)

No Picture

北极熊

2019-02-04 博物心 0

北极熊不随着季节的变换而迁徙。它们是专业猎手,但捕猎范围仅限于北极地区有海冰的地方。格陵兰岛西北部的因纽特人称北极熊为“pisugtooq”,意思是“流浪者”。 (更多…)

No Picture

在迁徙中捕猎

2019-01-31 博物心 0
▲前进的鲨鱼。

每年中有两次,数十亿动物会随着太阳半年一次的周期变化在全球范围内长途迁徙,许多捕食者别无选择,只能跟随其后。这些迁徙创造了许多大自然中最为壮观的场景,只是并非所有都为世人所熟知。 (更多…)

No Picture

大陷阱与小猎手

2019-01-29 博物心 0

一谈到体形小巧的独行猎手,就必定会联想到花招诡计。在热带雨林地区,捕食者和猎物之间的“军备竞赛”中,拟态伪装是最常见的武器。最令人惊艳的陷阱之一要数达尔文吠蛛的蛛网。

▲吐丝。一只身长2厘米的达尔文吠蛛从身体尾部的吐丝器里射出一股股丝线,随风向前,跨越河流。蛛网如此结实的原因之一在于它富有弹性,且由几十股“桥绳”织成。

(更多…)

No Picture

群居的捕食者——非洲野狗

2019-01-27 博物心 0

非洲给人印象最深刻的群居捕食者当属非洲野狗,其群体捕猎的成功率极少低于33%,通常能高达85%。很难想象其他捕食者会有这般高效率的捕杀行动。非洲野狗总是集体捕猎,有时数量可以达到40~50只。东非的野狗体重约为25千克,南非的也只有大约30千克,为了扳倒体积大如斑马和角马的猎物,野狗群必须集体协作。 (更多…)

No Picture

成群结队的掠食者——狮群

2019-01-23 博物心 0
▲以多取胜。一大群雌狮分食一头角马。要喂饱这么多张嘴,栖息地必须有大量猎物才行。实际上,相较于捕猎,狮群的大小对于守护栖息地、赶走鬣狗和可能杀死它们幼崽的雄狮更为重要。

(更多…)

1 2 3 4 5 20